风流医生俏护士

第92章:样子像偷人

住家野狼2016-9-25 21:48:57Ctrl+D 收藏本站

    第92章:样子像偷人

    火热的娇躯,就这样被林小文反手托着,那腿部惊人的弹性,刺激着林小文的神经,挑战着他的心里极限。

    为了让自己心头的裕望冷淡一些,林小文背上了雅婷之后,便是发足狂奔,崎岖不平的山路,在他的脚下,如履平地,差不多一百斤重的雅婷妹子,以及那二十多斤的背包,背在林小文的身上,恍若轻如鸿毛。

    老师就是不一样,力气真大啊,竟然背着我也能跑这么快!

    一开始雅婷还担心林小文速度太快,要是一起跌倒,那就悲剧了。

    但过了不到三分钟,雅婷就放下了心来,被林小文这么背着在山路里狂奔,她竟然没有感觉到一点儿颠簸的感觉,就像是坐在越野车上,那减震系统非常的棒,很舒适很安全。

    “老师,你累了就休息一下吧!停下来擦擦汗。”

    此时的林小文,满身是汗,而且雅婷能明显的听得出林小文呼吸的粗重,跑了这么久的山路,肯定是累了,哪里知道林小文流汗和呼吸粗重,不是因为跑累了,而是因为身后的大美女,传递来的热感,让他的心蠢蠢欲动。

    “不累!你别说话,只管给我打电筒。”

    林小文呼吸急促的说道,雅婷的声音,就像是崔情的药一般,煽动他体内的浴火,宁愿她不要说话,不然很难保证在下一刻,会将背后的妞,扒光了,然后将其丢进山林的草丛中,狠狠的将裕望发泄。

    “噢!”

    雅婷点了点头,乖巧的回道。

    黑暗中,可以看见连绵起伏的大山,如同洪荒巨兽,匍匐在黑暗中,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沧桑感,以及恐惧感和神秘感。

    此时林小文已经背着雅婷,一口气不喘的跑了两个多小时。

    遥见大山之下,有几盏灯火亮起,为这没有生气的夜晚,带来了些许生机。

    一般的人,别说一口气不喘的跑两个小时,十分钟就得累趴下。

    能够达到这种效果,并不是林小文体质有多牛逼,肺活量有多强大,而是得益与他修炼的九转混元功,这只一门古老的内在功法,用现代的话来说,这便是属于古武术的一种。

    一般来说,古武术并不会流传于当今的武林门派,比如说:少林,武当,崆峒,峨眉,洪门等……

    这些问世的门派,修炼的功法,最高深的有少林气功,武当纯阳护体功等,这些气功修炼至极深之处,只要提前凝练一口气,的确可以有很强的抗打能力,但若是与古武学的内功相比,现代气功,那就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渣!

    而古武学的流传,都集中在隐世门派,以及隐世高手的身上。

    “老师,是不是要到了?我看见远处的灯光了。”

    黑幕之下,雅婷的眼睛忽然一亮,随即欣喜的说道。

    林小文旋即顿下脚步,目光被那灯火吸引而去,眼眶中,竟然有些发热,虽然才离开这小村子没多久,此时回来,如同间隔了几十年一般,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涌上心头,这可是自己生活长大的地方啊!有太多太多不可抹灭的回忆!

    “嗯!这就是我的家乡。”林小文重重的点了点头,回道。

    回家的感觉真好!

    而看着那远处的灯光,虽然只有两盏灯,林小文不用走近,就知道那是哪两户人家。

    其中一户,一定是爷爷了,因为爷爷晚上都要给一个没有名字的灵位上香,点蜡烛,这种习惯,从林小文有记忆开始,就没有间断过,他也曾经多次问及爷爷,那灵位上的人是谁,爷爷都会落寞的摇摇头,不说一句话。

    而另外一盏灯,那便是这小子经常偷看人家尿尿的王大婶了,王大婶之所以不灭灯,是因为她孤独,一个人固守乡村,晚上怕黑,所以必然点着灯才能睡觉。

    想到了爷爷,林小文的心头涌起一股子酸味。

    想到了王大婶,这货的眼中顿时炽热起来,王大婶那流水的藻泽地,毛茸茸的漆黑一片啊!

    接下来,林小文背着雅婷,发足再次狂奔,朝那小村子奔去。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两人终于是走在了入村的小路上,毕竟是村里,这村子的小路就不会那么崎岖了,虽然也是泥巴路,但很平坦。

    这个时候,林小文也终于将这个充满体香味的雅婷妹子放了下来,两人缓步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晚风吹来,无比凉爽,呼吸着这乡下的空气,就是要比城市里舒爽很多。

    汪汪汪……

    两人入村之后,便听见了狗吠声。

    “尼玛的,王大婶家的狗,又瞎叽吧乱叫了,连老子都不认识了。”

    听得狗声,林小文在心里嘟囔道。

    常言道,男不养猫,女不养狗。

    王大婶一个人在家守活寡,还养了一只狗,幸亏没有发生人狗情未了的故事。

    因为那位很骚的村妇,养的是一条母狗。

    若是一条公狗的话,以着她那浪荡的性情,上演人狗情未了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新闻。

    进村,想要到自己的家里,得先进过几个村民家,然后经过王大婶家,再走几分钟的路,才能够达到林小文和爷爷住的那小木房内。

    来到了门口,林小文就隐约的听见屋子里、传来爷爷睡着时候轻微的呼吸声,非常的均匀细长悠远……

    听着这呼吸的声音,林小文会心一笑,看来爷爷的身体一如既往的健康啊!

    门被内扣住了,用手是推不开的。

    此时半夜三更,林小文也不想打扰爷爷睡觉,他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压低声音对雅婷说道:“你等我一下啊,我翻窗户,从楼顶进去,然后给你开门。”

    “嗯!”雅婷点了点头,怎么感觉这老师回家像是做贼了?

    进门都要翻墙!汗!

    将背包轻轻放在地上,林小文搓了搓手掌,便是找了个地方,轻车熟路的就攀了上去,看来这家伙经常干这事儿啊,要是屋里有美女,那偷人绝对的方便啊!

    过了一会,门喀吱一声轻响,打开了。

    “进来吧!”林小文伸手对雅婷一勾,轻声道。

    雅婷走了进去,林小文旋即将包包拎了进去。

    咳咳……

    房内旋即传来爷爷轻微的咳嗽声,只吓得雅婷一个哆嗦,本来到这老师的家里来,她是客人的身份,但这种情境下,偷偷摸摸的,怎么感觉是和老师来偷情来着!

    “别怕,那老家睡着了,走,我带你去我的房间!”林小文轻声说道。

    而雅婷则是面红耳赤起来,老师竟然要带自己去他的房间?她美目闪了闪,望着林小文,老师今晚想干嘛?

    她没有动!

    林小文通过烛光,看到了雅婷错愕的表情,旋即明白了什么,一拍脑袋道:“雅婷别误会,我是将我的床让给你睡,我去打地铺,你的老师我虽然是色了点儿,但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将你给那个了。”

    其实他倒是想丧心病狂的将她给那个了啊!

    但这木房子可不隔音,一旦雅婷被自己搞出了声音来,隔壁隔壁的爷爷岂不是听见了?

    在林小文的心中,自己的女人,叫、床的声音,只能自己听,别人不能听,哪怕对方是自己的爷爷!那也不成。

    “哦!”雅婷方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

    “走吧!”林小文带着雅婷往内间走去。

    而在两个人刚刚走了两步的时候,只听见一个苍老而熟悉的声音,从里面的房间传来,“你这臭小子,偷偷的回家了,都不给爷爷打个招呼,奥哟,好像身上还带着女人的香味,看来这次出去,收获不少啊!哎……不对,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我的乖乖,竟然连孙媳妇都带回来了。”

    这个声音很平淡,也很和蔼,不急不缓,叫人听了极为的舒服,而不是不适应。

    雅婷没有害怕和紧张,反而是因为里面老爷爷说的话,而面皮发烫,心说:人家可不是你的什么孙媳妇啦!是你孙子的徒弟好不好嘛!

    草!竟然就这样被发现了,这老家的鼻子还真是灵敏啊!

    林小文对着雅婷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先坐吧!那家伙起床了。”

    此时他的声音不再刻意的放低,很自然的说了出来。

    然后点燃菜油灯,两人一个坐了一个木凳子。

    不得不说,这农村和大城市就是没法相比,这里没有网络,没有高压电,用的都还是原始的煤油灯,而坐的都是木凳木椅子,并不是什么真皮高档软沙发,睡的也是草堆铺的木床,与城市里的那些软床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但却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够找到一种城市中寻不到的安宁。

    当然,林小文的爷爷有一台柴油发电机,曾经为了不让林小文在这世界落后,而进城买的,所以林小文对电脑什么的,都不陌生,不然进城的话,就吃亏得很了。

    接下来,听见屋内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接着,木门旋转的时候摩擦门框,发出咿呀一声的轻响,只见一个白发苍苍,身穿白色大褂的老头子,脚穿一双布鞋,笑呵呵的走了出来。

    ____

    ————

    【小文终于回乡下了,前面一直提及的王大婶也要闪亮登场了,嘎嘎,大家期待他们发生点什么不呢?嘿嘿,第二更送到,马上去弄第三更,等不到的,可以去睡觉,明天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