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医生俏护士

第507章:锋利的绝情刀【加更千字】

住家野狼2016-9-25 22:21:55Ctrl+D 收藏本站

    林小文没想到,自己一转眼,就成了瓮中之鳖。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的心里也非常的不爽,他不找德川家族的麻烦,而对方却死咬着不放。

    难道老子长得像是好欺负的样子?

    林小文怒了。

    他凭借着强大的感应能力,感应着子弹激射而来的方向,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在这小房间内,飞快的掠过。

    使得那些枪手,浪费了上千颗子弹,都没有成功的击中林小文。

    想要将林小文锁定,还真的是太难了,因为林小文的速度太快。

    快到超出了他们眼睛能捕捉的范围。

    林小文也知道,这么躲,是躲不过去的。

    自己早晚还得被对方的子弹击中,何况这里面的氧气已经消耗殆尽,自己的内功再牛逼,要是长时间没有氧气的补充,那也得面临歇菜。

    不得不说,对方设置的这一局,还真是阴毒得很。

    专门用来对付他们这种超级高手的。

    当然,林小文不认为这种陷阱,能够将老家伙林天元困得住,九转混元功的九层的力量,应该能将这墙壁轰开的吧!

    “唰!”

    在林小文快速的饶了三圈之后。

    他的手中,便是落下了一把小刀。

    正是绝情刀。

    这把绝情刀,蕴含远古气息,锋利无比,可谓是神兵利器。

    记得上次在北海道原始森林那秘密的地下研究基地,自己就是凭借这把刀,破开了对方的合金防护门,方才有机会逃生的。

    所以林小文很快就想到了绝情刀。

    也幸亏这把刀,他是刀不离身,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拿来削平果什么的。

    关键时刻,就是用来破敌自救。

    刷!

    来到了出口的方向,林小文手中的绝情刀,便是在墙壁上,飞快的划过了一刀。

    这一刀下去,犹如切豆腐似地,合金墙壁,马上就被绝情刀,划破了一道口子。

    林小文再度闪回来的时候,换了个方向,又是一刀。

    再一刀!

    最后一刀。

    前后一共用了四刀,花费了四秒钟。

    这四刀之后,墙壁上多出了四道口子印,正是一个长方形的样子。

    林小文避开密集的子弹,然后一掌拍了过去。

    狂暴的真气,旋即从掌心涌出,化作了一道掌形气浪,对着那被划破的墙壁,狠狠的轰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

    那合金墙壁,旋即被轰开,外面的空气,便是涌了进来。

    林小文吸了一口氧气,感觉舒服多了,连血液都跟着沸腾了起来。

    刚才差点是憋死了。

    “幸亏有绝情刀。”

    林小文化作一道影子,便是掠了出去。

    “德川真叶,我在你家等你。”

    林小文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是快速的消失于此地。

    他不想在这里大开杀戒,他要去德川家族中找回场子。

    让德川真叶为他今天所做所为,付出他应该付出的代价。

    林小文很生气。

    他要是不报复,就绝对不是他的性格。

    虽然作为一个医生,理当是救死扶伤,但是人都有三分脾气,差点就被对方玩死,能够逃生,这仇恨,不能不报。

    德川真叶的面色惨白,他没想到,林小文在这种机关下,都能够逃生。

    “德川先生,现在怎么办?”

    一名属下的声音,缓缓响起,让德川真叶回过了身来。

    “回去!”

    德川真叶心乱如麻,他都来不及去看看,为何林小文能够破的开那坚固的合金墙壁。

    走到了门口,德川真叶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便是停下了脚步,问道:“惠子了?”

    “在那边的车上。”

    手下伸手一指路边的一辆黑色的轿车,道。

    德川真叶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了过去,将车门拉开,与女儿坐在后排。

    此时,德川惠子的眼睛红红的,见父亲上了车,便是将头歪向了一边,显然她不想让父亲看到自己刚才为此哭过。

    “惠子。”

    德川真叶欲言又止,就喊了个名字。

    “不用说对不起。”

    德川惠子的声音有些哽咽。

    她以为林小文已经被父亲干掉了。

    别提,此时德川惠子的心里有多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带林小文来这65号房,那是地狱。

    “惠子,你能不能再帮父亲一个忙。”

    德川真叶叹了一口气,道。

    “爸爸,我已经帮你们杀了林小文,你还要我做什么?”

    德川惠子忽然偏过头来,眼睛红红的望着德川真叶,语气是质问的口吻。

    “呃……”

    德川真叶一怔,旋即解释道:“惠子,林小文没有死,他已经离开了。”

    “离开,没死?”

    德川惠子一怔。

    “对,没想到他的武道境界竟然是那么的高,连那合金墙壁都可以一掌劈开。”

    德川真叶道:“他现在去咱们德川家了,我希望你出面,让他放弃对德川家的报复,我愿意和他和谈。”

    德川惠子闻言,忽然凄凉的笑了起来,她望着父亲,开口说道:“爸爸,你早知道是这样,又何必当初了?林小文一定恨死我了,恨我将他给卖了,你认为我去和他说,他会给我面子吗?”

    这……

    德川真叶闻言,面色一阵变幻,他知道女儿说的是实话,换做自己,肯定也会恨透了惠子。

    换位思考,谁也不乐意被出卖。

    被人出卖的滋味,也绝对不好受。

    “那怎么办?”

    德川真叶着急了。

    连三叔那种武道天才,都被林小文打得找不着北。

    他可不认为,现在德川家族有实力和林小文拼一把。

    上去,那是去送菜,送死的份。

    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较量。

    “罢了罢了,大不了我不要了这条老命,祸是我惹出来的,就让我来背吧!”

    德川真叶想了一下,便是颓丧的说道。

    他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无法再高昂着他的头。

    纵然是肠子都悔青了,也无力改变着什么。

    事情发生了,它就是发生了。

    只能勇敢面对,逃避是逃避不了现实的。

    为了保全家族,德川真叶只能牺牲自己,这是他觉得最好的办法,也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家族的损失。

    “惠子,现在我正式将家族的当家人的位置传给你,以后德川家族就靠你带领大家走下去了。”

    德川真叶慎重的说道。

    德川惠子,闻言一怔。

    她没想到父亲竟然会是这么选择的。

    虽然她痛恨自己的父亲,利用自己,去对付林小文。

    但在这一刻,面对父亲的临死交代,她的心很痛。

    “爸爸!不要!”

    德川惠子就这样扑入了德川真叶的怀中,大哭起来。

    血浓于水!

    有些亲情,是无法割舍得下的。

    “别哭了好女儿,这是爸爸惹的祸,为了大家,爸爸只能这么做了。”

    德川无双拍了拍女儿的后背,轻声说道。

    这一刻,德川无双仿佛苍老了十岁。

    林小文来到了德川家,一脚就将大门给踹了个粉碎,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德川家族的护卫,马上就迎了出来,但他们面对林小文的时候,却根本就不是一合之将。

    林小文随便一招,就将他们全部点翻在地。

    最后,林小文走进了德川家的大院,搬来了一个软椅,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德川家族的几十名武士,便是将他团团围住。

    鉴于前面的榜样,这些武士并没有对林小文发动攻击。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擅闯我德川家?”

    一个武士沉声问道。

    林小文咧嘴一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来这里,只是来讨债的,你们的家主很快就会来了,我建议你们最好别乱动,否则,我只能让你们都躺下。”

    过了一会,德川真叶带着他的手下,来到了这大院,见到了林小文。

    “林小文,设计杀你的人,是我,和惠子无关,她只是被逼迫的而已,如今我杀你不成,那是我本事不济,我希望你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就找我一个人的麻烦,其他的事情,和德川家族无关。”

    德川真叶盯着林小文,认真的说道。

    听见德川真叶这么一说,家里的武士们,顿时面色大惊,天!这小子是谁?竟然让家主如此低声下气?

    还要设计杀人?

    林小文淡淡的看一眼德川真叶,然后笑道:“我当然知道惠子小姐是被逼迫的,怪不得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原来是这样。”

    “你说的不错,设计杀人的是你,你应该负责。”

    林小文望着德川真叶,又道:“我可以不找其他人的麻烦,但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德川真叶点了点头,旋即将一把短的武士刀,拿了出来。

    众位武士一看,以为家主要出手了,但却拿了一把短刀出来,家主拿错刀了吧!

    作为一名武者,战斗的时候,肯定是用长的那把武士刀,而不是这把短刀。

    接下来,德川真叶将短刀缓缓的拔了出来,然后对着自己的小腹,“希望我的命,能够让你对德川家族手下留情。”

    然后目光一转,又道:“大家给我听着,我的死,是咎由自取,你们不可以找这位林先生报仇,谁要是敢找他报仇,就是背叛我德川家族。”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哗然,没想到家主不是战斗,而是自杀,而且还不让大家给他报仇。

    这……这是演哪一出啊?

    “家主,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不能死啊!”

    有人喊道。

    “闭嘴!”

    德川真叶喝道。

    然后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林小文的身上,“林先生,我的这个交代,你应该满意了吧!”

    林小文微微错愕,他能够从德川真叶的眼中,看得到对方必死的意志,武士道精神,还真是牛逼得很啊!

    自杀的时候,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不,爸爸,你不能死。”

    这个时候,德川惠子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脸的眼泪。

    “小文,求求你,别让我爸爸死,让我死,好不好?是我害的你,若不是我带你去65号房,你就不会被围杀。”

    德川惠子哀求的眼神望着林小文。

    林小文也看着惠子,旋即摇头道:“惠子,我没有怪过你,你对我没有杀意,我是知道的。”

    如果惠子对自己有杀意,那么林小文不可能感应不到对方的杀意。

    但一直以来,他感应到的就是惠子的忐忑不安。

    “我也知道,那是你爸爸逼你的。”

    林小文的目光一转,又落在了德川真叶的身上,“德川真叶,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我没有想过对付你们德川家族,你却存心积虑的要置我于死地,现在后悔了吧?”

    “后悔已经来不及,我的罪,我来背。”

    德川真叶,道。

    “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林小文笑了笑,道:“你若真想给我交代,那就得依我两件事,否则,我会让德川家族血流成河。”

    当然,这后面一番话,林小文纯属威胁。

    其实他并不会真的这么做,要报仇,并不是一定要杀人,比如将德川真叶给废掉,让他痛苦的活着。

    “你说。”德川真叶眼睛一亮,似乎嗅到了生机。

    “第一件事,那就是经济赔偿,我需要十亿美金的赔偿,第二件事,就是让惠子小姐陪我吃顿饭。”

    林小文说到这里的时候,带着笑意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德川惠子哭的梨花带雨的脸蛋上。

    ————【打赏打赏打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