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清算结束,该怎么还?

小妖重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北齐三十年,冬,皇宫。

    寒风烈烈,夜凉如水。

    “皇后?就她也配!当初要不是沈卓白刚好在边境立了奇功,父皇有心重用,朕怎么可能娶一个和强盗头子成过婚的女人?”

    “这些年因为她,朕遭受了多少耻笑白眼,每每面对着她那张脸,朕就觉得恶心想吐,难道她还想让我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不成!”

    “朕的皇后,须得谦良恭顺,贤良淑德,如媚儿你一般善解人意,而不是杀人如麻满身罪孽的毒妇!”

    苏梁浅站在门口,她的视力已经很差了,尤其到了夜里,更是模糊,她看不清两人的脸。

    思及近一年来发生的事情,苏梁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她怎么也没料到,那个如空谷青松风华淡然的翩翩公子,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来,还是针对她。

    苏梁浅只觉得胸腔的血气上涌,口腔有了咸涩的腥味,被她强咽了回去。

    她抬起一只手,抚上隆起的肚子,另外一只手覆上自己满是纵横交错刀疤的脸,当年夜傅铭被人追杀,她为护他和他换了衣裳,不想坠崖后昏迷,醒来后,脸便毁了,她为他披身上战场,换来的却是他的一句杀人如麻满身罪孽。

    苏梁浅忍了又忍,克制住踹门进去质问一番的冲动,缓缓推门而入。

    “谁?”

    警觉的夜傅铭最先反应过来。

    夜傅铭看着从门口暗处缓缓走出来的苏梁浅,闪过一丝厌弃,他很快移开目光,冷声问道:“你来做什么?”

    “姐姐。”

    苏梁浅忽视苏倾楣的声音,仿佛屋子里没有她这号人,面色平静,咬唇朝着夜傅铭的方向跪下,“再过几日,您便可以如愿登基为帝,妾身恳请皇上放过沈家,不要赶尽杀绝。”

    声音粗哑难听,夜里听着有一些渗人,分明是坏了。

    夜傅铭起身,又找了件夜傅铭的外衣,替他披上,夜傅铭温柔的捏了捏她的脸,跳下床,在看向苏梁浅时,瞬时变成无情的冷色,“是不要对沈卓白赶尽杀绝吧!”

    “觊觎圣上的女人,这是死罪,姐姐不是最爱皇上的吗,怎能替一个对你有心思的男人求情?”

    苏梁浅浑身一颤,看着夜傅铭的眸子一紧,变的锐利起来,“你对他早起了杀心,你是故意将他引回来的!”

    “你和沈卓白杀孽深重,其他诸国对朕也有很大的意见,只有你们死了,朕才能联合他们,灭了南燕,一统天下!”

    “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因朝廷腐朽,原本附属北齐的小国崛起,天下六分,征战不断,世人都以为夜傅铭能征善战,却不知背后全是苏梁浅为他筹谋,沈卓白替他冲锋,一文一武,几年内,未有败战,现只有南燕能与之抗衡,形成双分天下之势。

    国与国之间的联盟,从来都是利益联结,并不可靠,一旦她和沈卓白身死,势必会寒了将士的心,北齐江山岌岌可危。

    苏梁浅扶膝站了起来,走近夜傅铭,脸色是绝望后的麻木悲凉,“你若执意如此,幽云十八州的边境布防图,北齐的将士兵力分布,还有这些年你搜集的拿捏朝中大臣的秘密,很快就会被送到南燕太子手上。”

    夜傅铭一惊,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看她的眼神恨不能将她撕碎,“贱人,你还敢说和沈卓白没有私情!”

    苏梁浅擦掉嘴角的血,头晕目眩,隐约听到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近,苏倾楣看了夜傅铭一眼,有些着急,夜傅铭转身取了一颗丹丸走到苏梁浅身前,扣住她的下巴,直接喂了进去,苏梁浅药丸刚吞下,就听到有条件慌张道:“皇——皇上,不好了,沈——沈将军杀——”

    “嘴巴堵了,给朕带下去!”

    苏梁浅被几个太监拖到了床后,也不知是被夜傅铭打的还是药物的作用,只觉得四肢无力,胳膊都抬不起来,也有些昏沉,但意识却是清醒的,她倚靠在墙上,没一会,沈卓白就到了,他满身血迹,银白的盔甲也染了色,一身凛然的正气,在夜傅铭身前几步站定,身姿挺拔,让人瞩目。

    “沈卓白,你是要造反吗!”

    “这不正是皇上的目的吗?利用大皇子失踪之事引我回来,冠上造反的罪名,斩草除根!大皇子现在何处?”

    苏梁浅一怔,就像被人狠狠刺了一针,陡然清醒。

    夜傅铭看了眼苏梁浅所在的方向,大笑出声,“那个小孽畜,他早死了,尸首也已经进了狼肚,骨头都不剩,这些年你们眉来眼去,当朕是瞎子,那朕便让她变成真正的瞎子!”

    夜傅铭讥诮的冷哼了声,“至于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你觉得朕会在意他的死活吗?她就是朕的耻辱,朕根本就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就算生下来了,也是个死胎!”

    是夜傅铭,竟是他杀死了钰儿,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苏梁浅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无力垂着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她整个人却是恍惚的,仿佛丢了魂似的,被这样的真相霹的回不过神来。

    “大齐的江山落在你手上,是百姓的灾难,我真想一刀杀了你!”

    “我今日既闯进这雍华殿,就没想过全身而退,我随便你处置,但是梁浅,她心里只有你,你放她走!”

    “你这是在教朕如何做事吗?沈卓白,你放肆!”

    夜傅铭冰冷的脸,怒意骇人,杀意腾腾,他身后站着的苏倾楣在他发作前扯了扯他的衣袖,“沈大人如何证明你与姐姐是清白的,我们又看不到你的心!”

    苏倾楣说这话时,眼角瞥向沈卓白腰间的佩剑,随后灼灼的落在他的胸口。

    苏倾楣的话,让明白她意图的苏梁浅一下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的扭头,看着同样会意的沈卓白决然的抽出腰间的宝剑,一瞬间血色全无。

    她咬唇,尝试着摇头撞墙,发出呜呜的声响,她所有的动作在听到刀剑插入身体发出的嗤嗤声时戛然停止。

    四溅的鲜血,激起一片血雾,在她肚子里呆了近八个月的小生命,正从她身体离开。

    “我的心——”

    苏梁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长期模糊的世界一片清明,他看到沈卓白用刀生生剜出自己的心,走到了夜傅铭苏倾楣跟前,他手上的心脏还在跳动,血顺着他的指缝往下滴,“你必须得放她走,不然的话,这些年,你如何从一个不受宠的宫女所出的皇子登上皇位的所作所为,将会天下皆知!”

    夜傅铭不由想到苏梁浅的威胁,又惊又怒,苏倾楣被沈卓白那样子吓得尖叫连连,那张漂亮的脸,又惊恐,也有嫉恨。

    “啊!”

    苏梁浅只感觉股腥甜从喉底喷涌而出,身上也有了力气,她边冲向沈卓白边扯掉了嘴巴堵着的东西,鲜血如柱,抱住了被夜傅铭推开要倒在地上的沈卓白。

    “兄长,兄长。”苏梁浅捂住沈卓白喷涌着鲜血的胸口,沈卓白震惊过后,眼底划过让她知道这些真相的歉疚,他艰难抬手,覆上苏梁浅的脸,“对不起。”

    沈卓白的手垂下,眼睛却还因为对苏梁浅的担心无法闭上,苏梁浅一滴眼泪也没有,木然的将沈卓白放下,拿起他手中的剑,朝着夜傅铭和苏倾楣就劈了过去。

    夜傅铭反应也快,捉过身边的一个太监就挡在身前,太监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虚弱的苏梁浅则被赶来的侍卫围住擒下。

    夜傅铭冷冷的看着被侍卫制住的苏梁浅,眸色冰寒,“既然你和沈卓白如此深情,朕便成全你们,让你们共赴黄泉,沈家上下,也会给你们陪葬!倾楣,交给你处理,朕不想再看见她了。”

    夜傅铭说完,甩袖离开,苏倾楣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苏梁浅,大笑了起来,“念在姐妹一场,我也让你死的明白。当年你从云州回来被劫持一事,全是我母亲安排,我们怎么可能让你嫁给太子,骑在我们头上?七皇子崭露头角,你那张越长越祸水的脸,让我寝食难安,那时你不省人事,这一刀刀是我亲手划上去的,为的就是今日,还有你的眼睛。你和沈卓白的那些流言,也是我散播出去的,我还真是要感谢姐姐你呢,若非有你,我怎能成为皇后?”

    苏梁浅闻言,像是发狂的狮子,竟是甩开了那些扣着她的人,但因为太过用力,她的一只手生生被扯断,她扑向苏倾楣,苏倾楣慌乱下拾起地上的沈卓白的剑,闭眼刺中了苏梁浅的胸口。

    苏梁浅倒在地上,吐血不止,“你们这些禽兽,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化作恶鬼,让你们永世不得安宁!”

    苏梁浅脸色煞白,但是一双眼睛却流红色的血泪,那样子,真的就和厉鬼一般,吓人的很,苏倾楣心悸的后退几步,和苏梁浅保持距离,随后轻蔑一笑,冰冷的声音绝情的让人颤栗,“化作厉鬼是吧,我让你灰飞烟灭,连鬼都做不成!把她的另外一只手还有双脚都给我砍了,舌头拔了,烧成灰烬!苏梁浅,就算是做鬼,你也只能是最没用被人欺负的那个!至于他——”

    苏倾楣看了眼地上还在流血的沈卓白,“将他的尸体悬于城门,晒成干再喂狗!”

    ------题外话------

    求收藏留言,对文有任何意见的,可以底下留言,鉴于评价太少,搞个活动吧,第99条评论,奖励500潇湘币,不得刷评,个人重复留言,只算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