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你又坑我?(稍微好了一点但是还没好)

西贝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那么一瞬间,方正只想要扭头就走。

    事实上,在听到印斯茅斯这个名字的时候,方正就想跑路了。

    因为他已经知道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该死的克苏鲁世界!

    秩序女神你搞毛啊!

    方正打死都想不到,在主世界的隔壁居然是克苏鲁?

    你逗我玩呢?

    这样一来,那些士兵的惨状就可以理解了,不用想,他们绝逼是看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然后自己也变得“不可描述”了。

    想到这里,方正在内心深处叹了口气,接着往下面看了一眼,按照他的经验,这个时候系统就应该弹出主线任务了。

    然而………

    “—————”

    系统依旧装死,仿佛啥都不知道似的。完全没有反应,什么任务都不给,什么提示也没有。这让方正反而越发感到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啊,这是搞的什么鬼?你要现在跳出个任务来,我好歹还知道该干什么,但是你什么都不说,这是几个意思?

    “主人,这个世界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方正紧皱的眉头,妮姆芙疑惑的开口询问道,而方正则是耸耸肩膀。

    “要说问题是肯定有的,现在我只是不知道问题是什么,以及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该不会是让我把这个世界的旧日支配者统统杀光?从克苏鲁一直杀到阿撒托斯?

    妈耶,不会真的这么要命吧。

    坦白来说,怼克苏鲁方正倒不怕,一个渔船都能搞定的货色,但是阿撒托斯的话………嗯,要是有铸星龙王他也不怕啊!

    可这不是没有么?!

    对了,先抽个灵魂石吧!

    想到这里,方正也是立刻打开了系统,眼下他和妮姆芙在印斯茅斯小镇另外一侧的山崖边看风景,那个叫弗朗西斯的家伙自己跑去探索什么小镇奥秘………一般来说这种人都死的很快的,不过自己作死方正也没办法拦不是?

    然而当方正打开抽卡系统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啥时候,系统默默的锁死了十连,只能单抽,而且只能抽十次,而且还不能用次元点数抽,而只能够用一种叫灵魂卷的东西………这啥玩意儿?

    老子这又不是参加活动抽限定,你给我搞个屁啊!

    方正气的差点儿就掀桌子了。

    这尼玛是真要老子刷刷刷,把这个世界的旧日支配者和外神全刷完吗?!

    说实话,要论方正最不想去的世界,克苏鲁的世界绝对是排前三的。

    因为这个世界实在太诡异了。

    关于克苏鲁的世界,方正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儿的,不过要说为什么方正会有心理阴影,那还要从他上大学的时候说起,当时大学里方正的舍友邀请他玩桌游,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桌游的方正自然就欣然答应。

    结果没想到那群王八蛋搞的就是克苏鲁跑团,而当时的方正对于克苏鲁是一无所知,完全是被他们赶鸭子上架,结果就导致方正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比如说他的角色在地图上发现了一本神秘的魔法书,需要解读。

    然而方正按照一般传统的思维,肯定是要解读啊。

    结果解读失败,变成疯子。

    这让方正很不爽,要求重来,然后解读成功,然后———变成疯子。

    又或者方正去某个镇上调查神秘事件,发现一个怪影,然后他跟着怪影去调查,进入了一个神秘巢穴,被邪教徒抓住献祭,因为挣扎失败死掉。

    又或者因为挣扎成功逃出来,但是因为在逃跑过程之中对方召唤出了旧日邪神,精神鉴定失败,再次变成疯子。

    然后重新来过方正学聪明了,直接不去找人,而是怂在旅馆里,结果大半夜的邪教徒仪式成功召唤邪神登场,然后世界毁灭,GAME OVER。

    那个时候方正只想要说一句MMP。

    最开始方正还以为是其他人集中起来针对自己,后面他在同学的帮助下补了克苏鲁的设定和,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坦白来说,克苏鲁的世界观的确是拥有充满魅力的一面,不过更重要的是,与一般的最终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老套故事不同,克苏鲁的世界观更看重的是人对未知的敬畏和恐惧。整个世界观内流露出来的,都是人类因为过于傲慢自大,狂热的追寻不属于自己的强大力量,最终导致了毁灭的告诫。

    在克苏鲁神话之中,那些神明其实都是天外来客,他们掌握着人类无法理解的奥秘和知识,而很多时候,这些天外来客对于人类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人看见一群蚂蚁一样,他或许会蹲下来好奇的观察,也可能会扫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同样也有可能会因为看不惯上去踩一脚。

    对于人来说,蚂蚁是无关痛痒的。

    而蚂蚁也根本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不过,最让方正警惕的,就是克苏鲁世界中的“毒性”,按照克苏鲁世界的说法,无论是那些旧神还是他们留下的东西,只要看一眼人就会发疯,因为那是人类无法理解的存在。可是这个过程方正一直没搞明白是个什么原因,当然了,如果是像主世界那样,因为神威和龙威的刺激,导致人整个精神失常也说得过去,可是物品呢?

    为什么会精神崩溃?

    这其中究竟是个什么原理?自己能不能豁免?

    也正因为如此,方正对于克苏鲁世界向来是敬而远之的,因为这里面不是神神道道这么简单,相反,它的一切看起来似乎是有知的,但事实上全部都是未知的。比如说解读克苏鲁的魔法书,一般人看完就疯了,无论解读成功或者失败,当然,那或许是因为人类本身精神脆弱,但万一那些东西自带精神污染怎么办?

    当初方正在桌游里也输的算是有心理阴影了。

    不过还好,印斯茅斯………在方正的记忆里也算的上新手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按照自己当时看的设定,这里是克苏鲁的眷族———深潜者的巢穴,克苏鲁并不在这里。而深潜者本身只是一群战斗力不到五的弱渣,哪怕是这个时代的国家军队就可以送它们上西天。

    拿它们开刀,说不定可以搞清楚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然后再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至于回去嘛………是不可能回去的了,方正刚才已经让妮姆芙重新回到他们出来的那条隧道转了一圈,结果完全出不去了,不过幸运的是还能够对外联络到天道宫,而且方正危急时刻还可以打通次元通道把自己的下属舰队和士兵一并带过来,倒也不担心会有什么大问题。

    “嘿,先生!先生!”

    就在方正看风景看的百无聊赖的时候,那个充满了活力的声音响起,妮姆芙再次身影一闪消失在空气之中,而方正转过头去,只见弗朗西斯正在一面挥手一面朝他跑来。

    “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看看风景,虽然这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但是也的确没其他事情干了。”

    “说的也是………”

    听到方正的回答,弗朗西斯的表情也有些复杂,而此刻的方正则眯起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伙子。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弗朗西斯应该就是克苏鲁系列“印斯茅斯之影”中的主角,而按照那个故事里的说法,这个年轻人身上也有着深潜者的血统,事实上在印斯茅斯被毁灭之后不久,他就被彻底洗脑,然后主动前往深海之城拉莱耶,化为了深潜者的一员。

    或许跟在他的身边,自己能够好好研究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的探索之旅如何了?”

    想到这里,方正也收起目光,微笑着望向弗朗西斯开口询问道,而弗朗西斯则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什么好事,说实话,我只是从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人那里听到了一些事情………无非是那些迷信,古老的传说和愚昧的记忆,但是………”

    说道这里,弗朗西斯颤抖了一下。

    “坦白来说,真的很恐怖。”

    “乡野之间各种各样的传说都有,这并不奇怪。”

    方正安抚了弗朗西斯几句,这才让他原本带着几分惊慌不安的表情变得放松了许多。

    “还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刚才原本打算通知您上车,但是那个司机告诉我车出了问题,恐怕需要一天才能够修好,所以我们今天晚上可能不得不住在这里了。”

    说道这里,弗朗西斯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方正。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问您愿不愿意和我住在一起?老实说,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听说了很多不好的传闻,虽然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把这些消息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我实在有些担心,毕竟这是个偏僻的荒郊野外………像这种乡下地方,我又是个无依无靠的外人,实在不是很安全………”

    “当然没有问题。”

    方正一面回忆了一下剧情,一面对着弗朗西斯点了点头。

    “不过我很好奇,你就不担心我和他们是一伙的吗?”

    “哈哈哈,这您就是开玩笑了,先生,我可以看出来,您的气度和举止与这里的人完全不同,当然,我知道您或许也有些担心,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如果我们能够平安的前往阿卡姆,我会给您一笔报酬。虽然我是个穷学生,但是我母亲的娘家在那里,也多少拥有一点儿小钱………”

    “好,我知道了。”

    听到这里,方正也是呵呵一笑,这个年轻人虽然有些莽撞,但倒是不傻,他自然明白空口无凭的情况下要一个和自己萍水相逢的人和自己一起面对危险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也算是很上道的给出了一些小小的条件………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就保护你在这一路上的安全吧。”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握住了对方伸出来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