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初战告捷

安化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木门镇在乾宁军南,紧靠黄河岸边,有水运之利。这里本来有三百多户人家,两个月前就全部到军城里去了。现在镇里到处都是空房,一个人没有。

    孟学究看了之后,命大军驻于镇中。镇东临黄河,此时冰封。只是冰面光滑,加上黄河大堤,并不适合作为战场。一军的防御重点,是在镇子南面。

    第二日,孟学究正在指挥布防,突然有侦骑飞奔而来。到了面前,翻身下马,叉手道:“团主,南边有契丹大军渡河!看起来,有万人之众!”

    孟学究听了,急忙问道:“估计多少时间会过河来?离这里有多远?”

    士卒道:“小的过来的时候,契丹前锋刚刚上岸。过河的地方,离此有五里之地。”

    孟学究点了点头,让士卒离去。想了片刻,断然道:“击敌半渡!立即传令,招集全军,向五里外渡河之敌猛攻!两刻钟的时间,要整军完毕!”

    一边的副都指挥使庞同道:“团主,契丹人已经开始渡河。我们现在整军,过去的时候,会不会他们已经过河了?若是如此,进攻他们反为不美。”

    孟学究道:“万人大军,哪里那么容易就过河来?这一段河岸堤高,并不平坦,正该要用。”

    一边的亲兵得令,翻身上马,在军中四处驰奔,招集全军。

    河北禁军整训已经接近一年的时间,士兵素质过得去,只是缺军官而已。听到军令,士卒们纷纷拿武器,开始集合。孟学究心中默念时间,大约两刻钟,见只集中起约两千多人来,还有近千人在忙乱。沉声道:“庞副都指挥使,你留在这时,整顿这些还没招集起来的士卒。临战慌乱是军中大忌,没有集中起来的必受重惩!其余的兵马,随我去战契丹人!”

    见孟学究面沉似水,庞同不由心里一哆嗦,急忙叉手称是。

    孟学究翻身上马,带着两千兵马,携带了军中的轻炮,向南边急驰。不到半个时辰,已经看见了前面堤岸上聚集了大量的契丹兵马。

    孟学究停住马匹,看了看身后的士卒。只有五里,走得又不特别快,大多数人的喘息均匀。当机立断,命令整军,立刻向契丹人进攻。手下士卒得令,迅速整理队伍,做好了进攻准备

    此时契丹已经过河三千余人,大多散在岸边歇息,等候后边的大队人马。见到宋军到来,契丹将领图古辞立即命手下吹响号角,集结人马。

    只是喘息之间,宋军大致结成进攻阵形。孟学究毫不犹豫,命令全军立即进攻。

    此时契丹军队正在结阵,见到宋军步伐整齐,直直向自己冲来,不由有些乱了阵脚。图古辞见势不好,立即派出自己身边的五百骑兵,去迎战宋军。把宋军截住,等自己这里结阵。

    孟学究见到契丹军兵来迎,抽刀厉声喝道:“不许停住脚步!三排轮番射击,一直向前!”

    身边的将领应诺,骑马传着军令。军阵的旁边,有将领骑在马上,手中舞着钢刀,指挥着手下的士卒直向契丹人冲去。此时紧急,孟学究军中没有旗鼓,全靠下层将领各自指挥。

    契丹骑兵飞速冲来,接近五十步的时候,将领一声令下。全军的速度减慢,士卒举枪开火。

    五十步的距离,眨眼即到。契丹人没有后退,二百余人迎着枪弹冲到宋军面前,其余人已经倒在了路上。最前面的将领汪南一声大喝:“随我上前!敢退者斩!”

    手舞长刀,当先冲进了契丹军中。身后士卒端着刺刀,跟着冲了上来。端着刺刀,上刺人下刺马。

    契丹都是轻骑,手中钢刀应付宋军刺刀有些吃力。正在这时,后队已经赶了上来。他们举起手中火枪,都向马上的契丹人射击。不大功夫,这两百余契丹人就全部倒了下来。

    宋军损失了几十士卒,其余人完全不顾,端着火枪,一路向岸边的契丹人冲来。

    几个呼吸间,自己的五百骑就被宋军消灭,固古辞被吓了一跳。此时契丹人都乱糟糟的,还没有集结起来。后边的河面上,大队契丹人正在渡河。由于河堤较高,到了岸边,上岸不易。

    不等契丹军队反应过来,宋军已经逼近。到了五十步的距离,三排轮流放枪,脚步不停。

    契丹骑在岸边不停地倒下,偶有武勇之士,向宋军冲来,都被火枪放倒。

    见宋军已经逼到了岸边一二十步的距离,孟学究道:“全军停步!就在那里放枪!”

    传令亲兵催马,手中摇着令旗,命全军停下脚步。就在离着岸边一二十步的地方不停放枪,同时开始架设火炮。各队轮番上前,错落有致。两千余人,在岸边拉的距离越来越长。一刻钟间,就把契丹人渡河的河岸全部堵住了。枪炮齐鸣,慢慢把契丹人逼下岸去。

    一二十步的距离,契丹骑兵既冲不破宋军军阵,也纵横不开,很快就全都退到了河面上。

    孟学究骑马了到了河岸,看着河面上密密麻麻的契丹军队,道:“就在这堤上,把火炮架好。对着冲过来的契丹军队,只管放炮就是。冰面光滑,契丹人跑不快,正是好时候!”

    传令兵听令,很快就把带的轻炮在堤岸架好,对准冰面的上契丹人。一声令下,硝烟弥漫,大量炮子如暴雨一般向契丹人洒去。就见一片骑兵摔倒在地,一片嚎叫。

    孟学究站在堤岸上,手举望远镜,看对岸还有契丹大队,依然向冰面而来。转身道:“立即回到木门镇,把军中的火炮拉过来!契丹人选在这里渡河,不给他们重击,只怕不会换地方。”

    由于过来的匆忙,孟学究只带了臼炮,威力不大,射程也不远。他军中有一般的火炮,只是要马拉才可以。既然契丹人认准了这个地方,就干脆摆开阵势,与他们大战一场好了。

    图古辞骑着马,在冰面上不停打转。看着岸上的宋军,骂道:“直娘贼,这些宋人好奸滑!把我们赶回河面,他们倒是占住了岸边!立即去报古匿将军,这里受到了宋军阻拦,请他军令!”

    一边的亲兵应诺,拨转马头,飞一般地去子。

    冰面上本来还有积雪,不多时候,就被契丹人踩得硬了。马蹄踩在上面,不停打滑。不多时,就不断有马匹在冰面跌倒,此起彼伏。

    图古辞看得心焦。也不知道主帅古匿在等些什么,还不快把军队招回。对岸已被宋军封住,从这里过不了河。左右黄河已经冰封,另找个地方,没有宋军防守,过河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