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医圣在都市

第四百零九章 你竟然没死

超级老猪 Ctrl+D 收藏本站

    力量,权势,金钱,美女。一百多岁的国师,享受着这一切。除此之外,国师还是太国许多人的精神信仰。太国人对于“巫”,是又敬畏,又崇拜。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拜入国师的门下,成为他的弟子。但国师收徒可是很挑剔的。蛇哥是个孤儿,从小被国师收留,长大之后又为国师鞍前马后的做事,饶是如此,国师也没有收蛇哥为徒弟的意思。仅仅只是偶尔赏赐他几枚血丹而已。血丹是个好东西,每次蛇哥吃了之后,都会有种飘飘欲仙,仿佛要升天的感觉,服用完之后,身体里都会凭空增添一些力量。与此同时,精神也变的越发好了,让蛇哥感受最为深刻的事情就是,服用了血丹之后,在办男女之事儿时,越发勇猛了,经常让那些女人丢盔卸甲,溃不成军,连连求饶。但蛇哥最渴望的,还是像天煞、地邪这两人一样,拥有“巫”的力量,这样才能给活的长久。照例是天煞开着车子,载着蛇哥来到了赌场门口。脸上带着笑眯眯的笑容,蛇哥慢慢踱步走进了赌场里。“蛇哥好。”“蛇哥好。”走进赌场里,碰到不少人,看见蛇哥都纷纷和他点头打招呼。蛇哥笑吟吟的和他们点头,看着他们眼眸里流露出来尊敬,崇拜的目光,这种目光让蛇哥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当然,蛇哥心里也清楚,之所以他们对自己这么尊敬,无非就是因为自己是给国师办事儿的而已。如果换成其他人取代自己的位置,这些人照样也会很尊敬这个人。y市这几家大赌场,毫无例外的,都是属于国师的。“蛇哥。”一个美女扭着蛇腰,踩着高跟鞋,走着猫步,摇曳火爆的身材,让经过她身旁的男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遐想非非。她看见蛇哥后,美眸登时一亮,快步迎过来,挽住蛇哥的胳膊,轻轻的磨蹭着他,娇声娇气的说道:“你昨天晚上怎么不来找人家啊?人家都等了你一个晚上呢,讨厌死了。”蛇哥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了,伸手轻轻在她"qiao tun"上拍了一下,轻佻的笑道:“你这个小骚蹄子,今天晚上就去找你,让你好好舒服舒服。”有国师刚才给的那两枚血丹,今天晚上又能好好享受一下了。“讨厌,都拍疼人家了。”美女听到他的话,故作娇羞的嗔着,娇躯却是禁不住变的有些炙热起来,左右看了一眼,对蛇哥抛了一个媚眼,凑到他耳旁,娇声说道:“蛇哥,现在人家也可以的……”她轻轻咬着红唇,用眼神暗示着蛇哥。“现在可不行。”蛇哥被她这妩媚的模样,勾引的小腹有些上火,真差点儿忍不住抱起她,找个没人的地方大战一场,但最终,还是理智控制了他。现在是中午,马上就要到了赌客入场的高峰期了,这个时候他可不能只顾自己快乐去,得认真在赌场里巡视检查才行。这才是正事儿。“现在不行。”蛇哥狠狠在她身上扭了一下,依依不舍的放开她,说道:“我还要做事儿,晚上的。”“好吧蛇哥。”美女心里清楚蛇哥说的是实话,这家伙虽然好色,但办起正事儿来却是毫不含糊。“我先忙去了。”蛇哥摆了摆手,看见他要走,美女忽然间想起来一件事情,忙不迭的说道:“蛇哥,刚才有两个人过来找你,我让他们在大厅坐着等你,说你一会儿就来。”“哦?”蛇哥一愣,笑道:“有人找我?谁啊?你认识吗?”“不认识。”美女摇头说道:“不是太国人,应该是华夏国人。”“哦,行,我知道了。”蛇哥并没有放在心上,带着招牌式的笑容,踱步走进了赌场大厅里。眼下,大厅里面的人并不多,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桌,还有几十个赌客,和高峰时期的几百个赌客相比,现在只能用冷清来形容。蛇哥目光在大厅周围角落里扫了一眼,当天看见冷笑着看向自己的王剑时,蛇哥登时身体一震,不由自主愕然的张大了嘴巴。他竟然还活着?蛇哥记得很清楚,这个老人似乎会点功夫之类的,那天竟然敢不自量力的要对自己出手,然后,他中了一qiāng,同时还中了天煞的巫!这老人中了一qiāng没有死,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不是要害部位,这一点,蛇哥并不觉得稀奇。但让蛇哥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中了天煞的巫之后,还能活着!“就是他吗?”赵一凡顺着王剑的目光向蛇哥望去,与此同时,灵识散开,搜索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紧接着,赵一凡立刻察觉到,在赌场的外面,有一个应该也是练过巫术的人。他坐在车里,闭着眼睛,仿佛一尊雕像似的,一动不动。他身上散发着邪恶的气息,这气息和王剑之前体内的那股黑烟的气息一模一样。至于眼前的蛇哥,仅仅只是具有一丝丝巫的气息罢了。在赵一凡眼里,连蝼蚁都算不上。“没错赵师叔。”王剑点了点头,说道:“他就是蛇哥,就是给王峰放gāo li dài的那个人,之前会巫术的那个人,没有和他在一起。”赵一凡淡淡的说道:“那个人在外面,没有进来。”两人说话间,蛇哥回过神来,略一思忖,举步向两人走来。蛇哥没有要躲,或者是跑之类的想法。他没有地方跑,也没有地方可以躲。他是国师的人,也根本懒得跑,也没有必要躲。不是还有天煞在外面吗?“呵呵,老爷子,你竟然还活着啊?”蛇哥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王剑,上下看了几眼后,笑眯眯的说道:“真是让人稀罕啊,不错不错,你今天是来找我的吧?”他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说起话来,却是让人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没错。”王剑眯起眼睛看着蛇哥,淡淡的说道:“你是不是很失望?”“失望?”蛇哥哑然失笑,满不在乎的说道:“老爷子,你想多了,你是死是活,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没死算你走运,死了的话,也只能怪你自己了。”“你的意思是,就是活该了?”赵一凡眉头一挑,淡淡的看着他。蛇哥乜了赵一凡一眼,点头笑道:“没错,就是活该。”赵一凡笑了一下,“那按照你的话来说,你死了,也是活该了?”他冲着蛇哥伸出手。赵一凡和蛇哥之间,约莫还有两米左右的位置,他伸手是根本探不住蛇哥的。可就在这时,蛇哥察觉到虚空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或者应该说,是赵一凡的手,似乎有股吸力似的。蛇哥不由自主的被拉扯到赵一凡手旁,让他卡住了脖子。蛇哥登时大吃一惊,“你想干什么?”他一边说话,一边双手去抓赵一凡的手腕。“我想要干什么,需要和你解释吗?”赵一凡冷冷的看了一眼,随着他一眼望去,蛇哥身体一僵,双手停在了空中,整个人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绳子捆绑住一样,丝毫动弹不得。赵一凡掐住蛇哥的脖子,慢慢用力,蛇哥觉得他的手,像是一把铁钳似的,将自己肺里的空气,慢慢的一点一点全部都挤了出来。蛇哥就像是在岸上的鱼,拼命张大嘴巴,眼睛珠子都凸出来了,拼命用力呼吸,但却是连一丝空气都吸不进来。赵一凡算准了时间,看见蛇哥眼睛翻白,马上就要窒息了,他才松开了手。蛇哥浑身发软,差点儿一头摔倒在地上,他第一时间就是大口大口的呼吸——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原来能自由呼吸,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好玩吗?”赵一凡面色平静的看着蛇哥。“……你们想要干什么?”蛇哥喘了几口气,怒视着赵一凡,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恢复了自由行动能力,立刻不动声色的伸手向口袋里面摸去。“你的手再动一下,信不信你就没命了?”赵一凡淡淡的说了一句。蛇哥一个激灵,手僵在空中,停顿了几秒钟后,他决定选择相信赵一凡的话。刚才那一幕,蛇哥记忆犹新。王剑哼了一声,走到蛇哥身旁,将他口袋里面的qiāng拿出来,看了蛇哥一眼,说道:“上次那个司机呢?”“……他在外面。”蛇哥脑海里转过无数个念头,想着用什么办法,来通知天煞进来,没有想到,王剑竟然会主动问起来他,这恰好正中蛇哥的下怀。“我们走。”赵一凡淡淡的说着,举步率先向外面走去。“走。”王剑冷冷的看着蛇哥。蛇哥点了点头,三人向外面走去。一路上,遇到的人,纷纷和蛇哥打着招呼,对于他身旁的赵一凡和王剑两人,并没有觉得奇怪,仅仅只是好奇的看几眼而已。走出赌场,不用蛇哥开口说话,赵一凡仿佛像是看见了蛇哥在哪里待着一样,径自向停车场内一辆汽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