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9章 这是最为硬气的时候

新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朋友?”

    “救人?”

    “还是请回吧,老身不会牵扯到外界任何事情。”

    药仙老妪神情平静,挥着手,对于秦阳的要求,她没有同意。

    秦阳知道对方为何如此。

    曾经药仙老妪带着她的孙儿来秦家做客,那时候的秦阳自然是趾高气扬,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不仅仅羞辱了药仙老妪,更是给她孙儿心里留下很深的阴影。

    “药仙婆婆,曾经的事情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对,你有任何要求,只要你提出来,我秦阳绝对不会拒绝,而且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秋后算账,我可对天发誓。”

    “现在要求的就是帮我兄弟,希望药仙婆婆能帮这个忙。”

    秦阳没有跟对方闹弯,而是直接说出来。

    药仙老妪的脸色逐渐变冷,“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秦小仙尊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啊。”

    “记得。”秦阳道。

    “记得好啊。”药仙老妪缓缓道:“你身份地位崇高,老身受辱,自然只能埋藏在心里,你的一句话看似轻巧,却不知对别人会造成何等的伤害啊。”

    “就算你忘记又能如何,毕竟老身到现在还记在心里。”

    秦阳低头,抱拳道:“晚辈秦阳,年轻时不懂事,希望药仙婆婆能原谅。”

    “跪下,给老身嗑三个头,此事就过去了。”药仙老妪说道。

    秦阳犹豫了。

    他是仙尊嫡系血脉子弟,如果他老爹死了,必然是新的继承者,如今却要给人跪下,这是根本不容许的事情。

    如果被父亲知道,必然会说,就算死,也不可能给外人下跪。

    “你不愿?”药仙老妪问道。

    秦阳眼里浮现无奈之色,露出看似开心的笑意,“怎么不愿意。”

    噗通!

    秦阳双膝跪地,给药仙老妪嗑了三个头,“曾经晚辈不懂事,给药仙婆婆赔礼,希望婆婆能原谅。”

    “哈哈哈……”药仙老妪笑着,笑的很开心,“好,老身的事情就此跟小仙尊了断了,小仙尊请起。”

    秦阳急忙起身道:“药仙婆婆,我那位兄弟就在外面,还请开辟出一条道路,让他们上来吧。”

    “等等。”药仙老妪抬手道:“小仙尊误会了,此事我跟你已经了断,但我这孙儿的情况,你看在眼里,当初你在他心里留下阴影,一直遗留到现在,只要我孙儿原谅你,那么老身立马替小仙尊查看你兄弟的情况。”

    秦阳听闻,心里有怒火,玛德,你将老子当蠢货在戏耍吗?

    但他忍住怒火。

    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好愤怒的,就差那么一点点,无论如何都得坚持住。

    秦阳来到孩童面前,露出灿烂的笑容,“小朋友,原谅哥哥好不好,曾经是哥哥不对,哥哥给你道歉,不该吓唬你,但当初哥哥也是为你好,你这手不能在别人不允许的情况下,就随便拿东西,对不对。”

    “别,别哭,哥哥没别的意思,你有任何要求就说出来,只要肯原谅哥哥就好。”

    秦阳哄小孩的手段还是有的,尤其是一脸的灿烂笑容,还能感染不了你吗?

    孩童害怕的看着秦阳。

    但是当发现秦阳那讨好的笑容时,孩童喊着,“我要骑大马,我要骑大马。”

    秦阳瞧着孩童。

    你特娘的够狠啊。

    本小仙尊跪也跪了。

    你竟然还想骑我头上,仙尊嫡系脸面不可辱。

    他看向药仙老妪,意思很明确,看看你这孙儿,都提的啥要求,有点过分啊,你不说说吗?

    只是药仙老妪闭眼沉思,好像是在等待。

    “小仙尊,如果你做不到,就离开吧,仙界能人之多,定然有人能够帮到你。”药仙老妪说道。

    秦阳真正的陷入了沉思。

    他很为难。

    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没过多久。

    秦阳跪在地上,弯着身子,面容对着地面,眼睛有些红,笑道:“小朋友,来吧,骑大马吧。”

    “哇,有大马骑了。”孩童欢天喜地的叫喊着,爬到秦阳的背上,抓着秦阳的长发喊道:“驾,驾,快爬,快爬。”

    秦阳拖着膝盖,朝着前方爬去。

    药仙老妪看着眼前一幕,顿时笑了起来。

    可笑啊。

    实在是可笑。

    秦家仙尊嫡系血脉,竟然被孩童当做大马骑,仙尊脸面全无啊。

    而我的孙儿骑在仙尊嫡系脑袋上,那就相当于骑在仙尊头上。

    就现在这一幕。

    如果被秦阳父亲看到,恐怕秦阳都要被揍死,甚至连腿都能是被打断。

    “驾!”

    “驾!”

    “爬快点,你这马儿爬的好慢,我要绕圈圈。”

    秦阳心里怒骂着,龟儿子,狗东西,你特么的,老子被人欺负那是正常,但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欺负过。

    不知过了多久。

    孩童玩累了,踩着秦阳的背跳了下来,抬着头道:“玩腻了,没意思,看你如此诚心,就原谅你了,以后出去吹牛,我也可说秦小仙尊被我当马骑过,哈哈哈……”

    此时的孩童跟先前形成两种对比。

    如今的孩童好像更为成熟。

    秦阳来到药仙老妪面前,“婆婆,可以了吧。”

    “可以。”药仙老妪道:“老身倒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秦小仙尊放下尊严,倒是好奇的很啊。”

    “老身已经开辟通道,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秦阳来到石碑处等待着。

    很快就看到项飞背着林凡走了上来。

    “谈拢了?”项飞问道。

    秦阳平静道:“那是自然,我小仙尊出马,能有什么难事,赶紧让药仙查看情况,能够将林兄折磨到现在,绝对不是寻常东西。”

    屋内。

    药仙老妪查看林凡的情况,浑浊的双眼陡然有金光闪烁,渐渐的,药仙老妪的神色变的凝重起来。

    指捏仙印,随后落下,仿佛是在摸骨似的。

    砰!

    药仙老妪落在林凡身上的手,直接被弹开,指尖有死死灰色雾气。

    “不妙,很不妙啊。”药仙老妪说道。

    秦阳跟项飞很是着急,“到底是什么不妙?”

    药仙老妪道:“他的体内有团特殊的物质,此物质沾染仙尊的气息,不可祛除,而且有很强的吞噬能力,你们到底是去了哪里?竟然招惹到了拥有仙尊气息的物质。”

    秦阳急道:“那到底有没有办法祛除?”

    “没有,凡是跟仙尊气息沾染的,就没有任何人能够解除,而且这股物质不断的在吞噬他的神魂,法力,**,只是他的实力很强,一直在抵抗着,只是至于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就不好说了。”

    “当然,如果有仙尊出手的话,或许还能救,秦小仙尊,你可以带他回秦家,请仙尊出手。”药仙老妪说道。

    仙尊?

    秦阳都想骂娘,秦家有仙尊吗?

    可能有吧。

    但也可能没有。

    就算有,那也绝对不是他能请到的,否则他从小到大,就不可能没有见过。

    而且现在的情况有谁不知道。

    仙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他们到底存在不存在,都还是一件未知事情。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秦阳问道。

    药仙老妪道:“有,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仙尊精华。”

    砰!

    秦阳怒拍桌子,吼道:“你特娘的戏耍我吗?”

    但很快。

    他就压下心中的怒火,“婆婆不好意思,是我太过于激动,没能控制的住情绪,那还有别的办法吗?”

    前面一种就不用说了。

    至于第二种,所谓的仙尊精华,那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哪个仙尊世家舍得将仙尊精华让出来。

    想都别想了。

    药仙老妪道:“没有了,除了这两种办法,就没有第三种办法,哪怕是我将药道走到极致也不可能,因为所要面对的是仙尊,那等存在,有谁能够跟其抗衡。”

    “老身劝两位还是赶紧带他离开,另想办法吧。”

    秦阳都已经想骂人,你特娘的不行就早说,有必要将我耍成这样。

    “走。”

    至于跟药仙老妪打招呼,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此事算他认栽,帮上门的话,感谢你祖宗十八代,现在连个忙都没有帮上,简直就是狗日的。

    “等等。”药仙老妪喊道,随后取出一株植物道:“这是一株梵天草,放在他的胸前,能够帮助他抵挡一会。”

    “多谢,告辞。”秦阳接过梵天草,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

    药仙老妪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不由露出笑容。

    “没想到小仙尊竟然还能为朋友做到这种程度,倒是少有的很啊。”

    “仙尊精华,就看你有没有胆量去拿了。”

    她根本不想牵扯到这件事情里。

    但凡跟仙尊扯上关系的,她都避之不及,那都是极致危险的东西,会要人命的,有的时候,或许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远方。

    秦阳与项飞瘫坐在地上,他们很迷茫,气氛显的很压抑。

    他们看向林凡。

    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就是无法醒来,跟仙帝腐尸一战,沾染到了可怕东西。

    秦阳低着头。

    没有动弹。

    突然。

    秦阳起身道:“我去想办法,你等我回来,就在这里。”

    项飞道:“你有什么办法。”

    “呵呵。”秦阳道:“如果连我小仙尊都没有办法,那就没人可以救他了,你就给我等着就行,哪来那么多废话。”

    也许这就是秦阳最为硬气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