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回忆4

潇潇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宵第一次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中。凡儿有什麽错错的是他,一直都是他自己。一开始就错了,不该把凡儿带过来玄门宗的。

    这几年她越来越漂亮,身体的曲线越来越柔美,美得让他畏惧。

    刚刚凡儿坐在窗边看书的样子,他只看了一眼,就避开目光,那影像却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她依旧还是穿著宽大的黑袍,长发如瀑,她完美无瑕的侧面沐浴在太阳下,映” >出的光芒炫花了他的眼。或许是因为阳光的温度,脸蛋微微泛红,透著一种异样的娇媚,莹润光泽的唇瓣翘起一个诱惑的弧度,专注的表情可爱极了,便像个包裹在黑布里的玲珑剔透的玉人儿。只是为什麽他一见到,心跳就忽然快了半拍只要他一见到凡儿的样子,便会如此,他对自己心底的这种感觉无比恐惧,刻意减少两人相处的时间,命令她即使在云水阁也整天戴著面具。但即使如此,心中仍是无法平静下来。

    这到底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对了,是一年前的夏天,那孩子有一天晚上忽然哭著冲过来,紧紧抱住他,不住地叫著师父,说著她快要死了的话,他一听脑子忽然像炸开似的,惊慌的问她到底怎麽了,搞半天才知道原来是葵水来了,她被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吓得以为自己快死了,才会手足无措的来找他。回想起那天晚上简直是灾难&;&;他尴尬慌乱就不用说了,好不容易表面镇定下来找到处理的办法,心潮从此起伏不定。凡儿这个孩子从此以後就是个少女了,只是这麽多年他从来没有抱过她,这个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拥抱,竟然让他瞬间意识到这个孩子已经这麽大了,透过单薄的衣服,传来温暖的体温,她娇小身体又香又软的触感竟然让他” >口怦然不已。当时还以为这种奇怪的感觉是错觉,但是为什麽那种凶猛的感觉愈演愈烈,强烈到如今一见她,就必须极力强忍著,强忍著想要去重新拥抱她香软娇躯的**

    想起凡儿委屈的表情,让他难过得揪心,低头埋首在手指间。这个单纯的孩子什麽都不知道,不知道她最敬爱的师父,竟然会对她有这等浓烈污秽的**。这难道是冤孽这种感情在世人眼中,就是**。谁会对一个自己养大的孩子产生**是上天为了报复他逼死她母亲的诅咒而他竟然为了掩饰自己这种想法,而去处罚她,伤害她。如果她知道,会怎麽想他会不会恨他会不会看不起他一想到这点就心痛得难以自制。林霄,你真是这世上最坏的师父。

    他为了让自己免於陷於更深的自我挣扎中,终於作了个决定&;&;

    &l;为师要闭关半年。&r;他召来所有的弟子,包括新入门的谢青竹。只除了已经在几个月前下山回家的大弟子楚毓之外,所有的弟子都聚在大堂。

    当上宗主之後,第一次闭关这麽久。弟子们都议论纷纷,他看见她站在人群之中显得特别孤零零的,戴著面具看不见表情,他” >中隐隐发痛,却扭头继续交代闭关之时的事务。他就什麽都没跟她说明,就上温泉洞闭关了。

    在独自温泉洞闭关的那段日子,丝毫不顾内功修炼中极忌急进的忌讳,越是高手越是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他疯狂的修炼玄天功,每日每夜的运转真气,仿佛这样才会让他思绪平息下来,不去想念她,不去想他这世上他唯一的魔障。

    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的确收到了不小的成效,不但没有走火入魔,而且发现自己的心情也平静了很多。似乎没有那麽多心潮起伏,也没

    地铁激情帖吧

    有揪心的感觉了。知道了这点之後。他决定提前出关。出去温泉洞,发现月光很圆很美,原来却是在夜里,他运起轻功就往云水阁飞去。

    忽然他在夜风中发现几股陌生的真气,跟上去,却是发现对方有好几个人,都不是宗内的弟子,轻功与武功都不弱,想必是外人,只是这个时候闯进来绝非善类,也不知道是什麽宵小趁著他入关之时,打算做些什麽勾当。他微微皱眉,什麽话也不说,直接抬手就把他们解决了。只是在翻那几人身上的时候,居然发现了藏书楼的经卷

    他瞳孔突然张大,心脏猛地紧缩全身真气翻滚,血” >逆流他们竟然去了云水阁那凡儿&;&;

    他在夜空中急速穿行,心跳如雷,沈默的呐喊著,

    凡儿你千万不要有事都是&;&;都是师父的错

    她轻功不弱,却丝毫没有内力。如果碰到寻常宵小尚能躲避,但若是内力与轻功都不弱的人&;&;他无法想象&;&;全都是他的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再也无法原谅自己,就是因为不想让她卷入江湖纷争所以才不让她学内功,却完全忽略了他身边,其实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当他飞入云水阁,看到藏书楼外,月光下静静躺著的小小身影时,呼吸都几乎停滞了。

    林宵毫不迟疑的上前扶起她,探她的脉搏。那肌肤冰凉的触感让他胆颤心惊。发现她被人打了一掌,受了很重的内伤,若他不是今晚出关的话,後果&;&;他不敢想像。掀开她的面具,娇美的脸蛋苍白如纸,双目紧闭,一缕血花从嘴角流下,他心中愤恨不已,恨不得把那帮宵小碎尸万段,只是他刚刚已经很快的就解决了他们。他怎麽责备自己都无济於事,如今他只能坐到她背後,专注地帮她运气疗伤。

    一股温暖的真气顺著他的手,传入她的体内。她缓缓醒转,双眸半睁开来,声音因为内伤变得颤抖沙哑:&l;师父&;&;&r;

    他听见她的声音立刻又是欣喜、又是心疼的要命,只能继续为她运气,於是柔声说道:&l;别说话,你受伤了。&r;

    &l;&;&;师父你终於&;&;来救我了&;&;徒儿&;&;好高兴&;&;&r;晶莹的眼泪一下子就留下来了,说出的内容更是让他更加揪心,感觉更加无地自容。只有闭口不再说话,闭上眼睛,继续运功。心里不断的想著,凡儿这样的信任他,全心全意的依靠他,这样的纯洁无暇的感情,无论如何都不能玷污。否则他就无法再去面对她了。於是心中暗暗决定必须把对凡儿的任何龌龊的心思全部都收起来,无论如何也决不让她发现,从此以後就教她内功,教她自保,只要默默地守护她,远远的看著她就够了。

    凡儿的内伤,足足让他用真气治疗了三个月才好。之後,他就开始教她内功,因玄天功属阳,於是只能教导她明月功的功法。但是除了教导内功之外,他却甚少出现在她面前,但即使如此,两师徒的感情也变得越来越好了。

    ────────────────────────

    写的很开心,林宵这个角度真不错&;&;抚下巴

    发现我写文有够不分主次的,唉算了,想到哪写到哪好了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