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回忆6

潇潇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日,凡儿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大厅等他,都已经快要到巳时了,依然不见人。林霄有些著急了,不顾他每日例行主持的晨习,跑到林凡的房间去找她,却发现榻上冰凉,她昨晚似乎没有回来睡过。如今已是入冬季节,昨晚刚好下了一场大雪,在院子里铺了厚厚一层。这麽冷的时候,她竟然彻夜未归

    他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想起昨晚,昨晚她来找他,却被他吼出去了,难道&;&;被她发现了他心中感觉被针扎一样的疼,一想到他心中的邪念有可能被她知晓,让她转身逃跑,他就慌乱得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不,不对,昨晚她说了什麽她来找他是有事情的,明月功&;&;难道有什麽问题一想到这里,数不清的可能” >在他脑海中闪过&;&;

    藏书楼他灵光一闪,提气就飞到藏书楼,书房内,看见乱堆了一地的书,却果然发现了她在地上打坐,看起来非常平静,好像已经入定一样。

    但他一见到她的样子,非但没有镇定下来,反而更紧张地上前扶住她的肩,她的身体一被他碰到,立即毫无知觉般的瘫软下来,倒在他怀里,他这才发现她全身发烫得厉害,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把面具摘下,绝美的脸上竟泛著淡淡的青色。&l;凡儿&r;他心急如焚,伸出手去探她的脉搏,发现她全身的真气竟然逆转而行,直冲心脉而去&;&;原来到刚刚为止她一直在独自坚持运气抵抗著真气的冲击,知道他碰到她肩膀的瞬间,稍稍一放松,才立刻被冲击得晕了过去。

    他立刻抬手点住她的各处要” >,护住她的心脉。接著助她运气,阻止体内那逆转真气的前进。真气进入她体内,竟然忽然变得疲软起来,只能延缓那逆行的速度,却不能阻止逆行。这很明显的不是走火入魔但为什麽&;&;难道是明月功他自责到心如刀割,为何昨晚没有发现她的异状不常进他房间的她,半夜来找他就已经是很异常了,为何他还会卑鄙到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她吼出去他完全无法冷静思考,只能疯狂地输真气入她体内,只盼能停止她真气的逆行&;&;

    她本身的真气像潮水一般逆行,他不断输入的真气,顺经脉而走,互相冲击不已,短短的一刻锺,竟然让他汗如雨下,呼吸也开始紊乱了。好不容易,到了午时才把那汹涌的攻势暂时停止下来。

    &l;师&;&;父&;&;&r;或许是因为真气暂时被逼退,她幽幽醒转过来,眼眸有种不自然的涣散,声音不住的颤抖著:&l;师父&;&;徒儿是不是&;&;快死了&r;

    他全身一颤,心脏轰隆一声几乎快要炸裂开来,现在他的真气只是暂时压住,说不定今晚就会冲破开来。如果真气持续这样冲击心脉的话,她就会&;&;就会&;&;

    &l;不会的。&r;他的声音沙哑得他自己都不敢相信,&l;有师父在,师父是不会让你死的。&r;

    晶莹的泪不住地滑落她的脸颊,微微颤动的樱唇,哑声说到:&l;是。&r;

    昨夜她的明月功刚刚要到第二层的时候,竟然发生了真气逆转,不是走入岔道也不是走火入魔,她尽力压制著体内翻腾的真气去找师父却被师父赶出去,没顾得上伤心,却只能自己努力压制著,想到或许是明月功本身的原因,便拖著身子去藏书楼典籍里去找有关的记载&;&;只是还没找到,逆转的真气却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她不得不一直勉力支撑著直到现在。

    知道这些之後,越发心如刀割般难受,侧抱起她虚弱至极的身体向内走去,只是这样的姿态,他平时绝对不敢做,只是今日这样的状况,只是什麽都顾不上了。一手抱住凡儿,一手把明月功翻开细细查找,却毫无所获,心中疑问多得让他脑子隐隐作痛起来,书册上明明记载著玄门宗的运气法门,为何他在玄门宗这麽多年,在师父临终那刻之前,从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门内功明月功是师父腾无诲给凡儿的,为何几百年来无人修习的一门内功就偏偏给了她

    难道&;&;一种可能” >,让他不愿再深思下去。只能继续不停地在浩如烟海的书籍中查找著,心急火燎地迅速翻看,不经意之间竟把很多珍贵的经卷扯坏了。可是短短的时

    都市全能至尊最新章节

    间里仍然是不可能翻遍藏书阁所有的书籍&;&;好多个时辰过去了,依然一无所获。

    不该这样的,既然明月功是玄门宗的内功,不应该毫无记载才是。

    时间离日落已经很近了,他急得气血直冲脑门,一掌就打在了书架上,&l;哢啦&r;一声,巨大的书架应声而碎,书页纷飞,无数书卷散落一地。林凡看到如此,紧张得颤抖起来:&l;师父&;&;经卷&;&;&r;他忍不住用嘴唇轻触她的额头,柔声说道:&l;没关系的,都是身外之物。&r;片刻之後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麽事情,本来就紧张至极的心更加剧烈的颤动,全身都僵直起来,丝毫不敢去看她的脸。

    不过他刻意游移的眼神似乎捕捉到了什麽东西,让他立刻醒觉起来。是本来是直靠在墙的书架後,墙壁的一个凸起。似乎让他隐约的找到了一线希望,他伸手过去试探的拧动,墙壁居然从中分开,出现了一道足以容人进入的缝隙。他两眼顿时发光起来,果然

    轻放下她,她却拉著他的袖口,轻道:&l;师父&;&;小心。&r;他压制起想要抱抱她的**,对她笑了笑,转身就进入那缝隙中。

    黑暗的通道是通往地下的,通向的竟是一个巨大的地” >,他在玄门宗这麽多年,又当上宗主很多年,竟然完全不知道这个地方竟然有这样一个隐秘的所在。他内力” >深,即使如今不那麽充沛能让他在黑暗中视物如同白昼,看到内中布局景像是墓” >一般,又通过了一道暗门,发现一座黑色的棺木,四围夜明珠发出幽幽流转的光辉。

    他心思浮动,走过去掀开那棺木,发现两具干枯的骨架纠缠在一起,但在棺木里面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还有一本秘籍虚空合一心法。二话不说便翻开借著夜明珠的光芒细细察看。

    虽然这本书是武功秘籍,可序章竟是写著些别的东西,他越是看下去,双眉竟紧紧地皱了起来。他抚著心口,忍受著心中巨浪的冲击,原来如此难怪明月功不记载在宗内典籍之中,难怪几百年来没有人修炼,难怪凡儿的真气会逆行,难怪玄门宗从来不受女徒弟。师父他&;&;竟然把这种武功给当时只有六岁的凡儿,难道是想要杀了她吗

    玄天功之於明月功,竟然是这样的因果&;&;他震惊到极点,口干舌燥,” >中怦怦的跳动强烈到感觉像要爆裂开来。明月功乃至” >,每上一层必持续真气逆流,切需与玄天功者交合,於会” >打通气脉,若非如此则大险。气法运行&;&;

    不行,不能再想象下去他握紧双拳,明玉功本身就是第一代宗主萧离引诱自己的唯一的女弟子所创的,他会死也是自己造的孽,看了一眼那棺木中交缠的枯干躯体,心里不住的呐喊著:&l;难道你也要与他一般卑鄙吗难道你也要与他一般自作孽吗&r;只要一想到凡儿会恨他,心中就刺痛得难以忍受。但若不这样,凡儿会&;&;她会&;&;他感觉冰一样的寒冷瞬间把他包围,无法呼吸。一边颤栗一边还在作最後无望的挣扎&;&;若不是他,还有她其他的师兄弟&;&;难道要他亲手把她送给别人不行不行不行

    &l;&r;” >口似乎传来一种奇异的声音,耳朵都轰鸣不已,他知道了,一直以来都绷得紧紧的那” >弦,断了。

    手里紧紧地握著那本书,在通道中,脚步如飞。

    他从暗门中出来的时候,凡儿被声音惊动微微睁开了眼睛,正要对他说什麽的那刻,嘴唇却忽然的被师父灼热的唇覆盖了。

    他紧紧地把她圈在怀里,清楚知道,这一切都是藉口,都是卑鄙龌龊的藉口。

    可是这一次,

    他真的不能忍了。

    ────────────────────────

    很雷的原因吧&;&;哈哈

    下章是初h但後天是考试,也稍微让我酝酿一下,俺请假一天好不&;&;不是有意的&;&;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